蒋家关村的“韧劲”
发布于:2021-09-29 18:33   来源:当代游艇会首页   作者:薛晗

伍先忠是岚皋县蔺河镇蒋家关村党支部书记,今年56岁,当了30多年的村干部。蒋家关村山大沟深,全村524户,1624人,2015年,238户的714人被认定为贫困户。面对贫困,伍先忠带领全村人种上魔芋,发展产业,魔芋精粉加工厂落地,村民变股东。

2020年,蒋家关村收获了900吨魔芋,年人均收入在五年内翻了近一番,达到12000元,魔芋成为全村人的致富产品。

△ 魔芋丰收,村民喜笑颜开.webp_副本

△ 魔芋丰收,村民喜笑颜开

一起使劲

蒋家关村,一直都是靠天吃饭的村庄,村民生活艰难。村民想发展魔芋产业,受到耕地面积限制,也缺乏产业带头人;还有许多村民住在山腰上,守着薄田,种点玉米,还要面临夏季暴雨破坏房屋的风险……这些问题都摆在了伍先忠和村“两委”面前。

2014年底,蒋家关村和立新村合并,村大了一倍,贫困人数也多了一倍。合村不合心问题突出,村委会主任选了三次,都没有定下。怎么办?镇上干部直奔伍先忠家里。

此时,伍先忠因患食道癌,正是术后恢复期,伤口出现感染,只能通过鼻饲进食。

“我的命也算是从阎王爷那捡回来的,现在还能为村里做些工作,能多活一年,算赚一年。”伍先忠作为合并后的蒋家关村党支部书记,这回算是躺不住了,挨家挨户走访,听取村民意见,召开党员大会。

“工作还是要正常开展的,先把村委会主任选举放一放,从原立新片区的党员干部里选一个副支书。”伍先忠说。于是,原立新片区的村支书李辉友被选为蒋家关村党支部副支书。

除了伍先忠和李辉友这两位村上的“老人”,副镇长左名海坐镇驻村工作队,县残联陈楠作为第一书记,队伍的壮大给村上脱贫攻坚注入一针“强心剂”。

脱贫攻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易地搬迁。村“两委”带着政策规定和村上规划,开始入户走访。

“有些人不搬,无法生存;另外有些人一辈子以土地为生,传统观念离不开农村。三组的吴义芳就是典型,他住的地理位置不算太高,而且家中还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,对于这样的人,强行让人家搬离原地也确实不好。”陈楠回忆着当年的情形。

陈楠和村“两委”商量,针对这样的家庭应该尊重本人意见,灵活变通。于是在政策内将搬迁改为危房改造,拨款1.5万元,加固房屋。

村合并了,但是村民集体主义意识不强,尤其是立新片区,村民对于行政村事务参与意识不高,村务配合度不高。

为了建设好民风,村“两委”经常去村民家中,坐在院子里,聊聊家常,讲讲政策,在这样的“院坝会”上,村“两委”主动关心村民日常。

第一书记陈楠原工作单位是残联,他驻村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统计村上的残疾人,开辟绿色通道,优先完善办理残疾村民的残疾证,为他们申请补助。

55岁的陈楠之前有20多年的乡村工作经验,和村民打交道很有一套。

“我那个时候经常去人家家里,看到院子里卫生没搞好,我就‘笑话’人家说,这样的院子,狗都不上门,害怕人家记不得我,我就给村民说,记得头发最秃的就是第一书记。”陈楠笑着说。慢慢的,村民注意院落卫生了,也把这个“秃顶”书记记下了。

为了让搬迁到集镇的村民搬得出、稳得住、能致富,集镇有社区工厂帮助他们就近务工。每栋楼选出一名“楼长”进行日常管理,打造“睦邻之家”。

下足苦劲

蒋家关村有着多年种魔芋的历史,早在2006年,村上就有七八百亩的魔芋了。魔芋被村上叫做“懒人作物”,喜阴怕阳,无需浇水施肥,一把种子种下去,长得快的一年可以挖出来,长得慢的需要两年,大的挖出之后,根茎上小一点的还可以做种子,可谓是“投资一次,收益永久”。

但是种着种着逐渐暴露出问题了,没有多余的大田,而且原先的田地面临着倒茬的问题,无地可种,这可怎么办?

伍先忠是种魔芋的好手,他发现村里林下的野生魔芋,没人管,反倒长得好。要是在林下种植,精心管护,说不定种植效果更好。

于是他叫上村“两委”,一起商量研究,决定带头试验种植林下魔芋。

说干就干,铲除荒草,育上新种,定时巡查。2009年,林下一千多亩魔芋丰收了,亩产平均四五千斤,不比大田里的差。

2009年伍先忠带头成立合作社,有了社员的加入,规模达到2000多亩。

魔芋虽然是“懒人庄稼”,但该出力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。除了播种的时候得需要大量人力,丰收时,魔芋大小从2斤到20斤不等,山上车开不进去,一亩四五千斤的魔芋全靠人往下背。

“村上的人很能吃苦,到了农忙季节,村民一大早背着方便面、馒头和啤酒就上山干活了,尤其是挖魔芋、背魔芋非常累,但是丰收的喜悦挡不住,把魔芋运到村头合作社去,就可以收到钱了。”伍先忠说。

眼看魔芋产业逐渐发展起来了,汤守清也不去外地打工了,2016年投资了1万元左右,种了10亩魔芋,其中5亩都是大田魔芋。“那个时候我刚回来,也没有种魔芋的技术,想着魔芋总比玉米值钱。”汤守清说。

但是刚开始还是缺乏技术,大田有一亩地出现叶子发黄、软化倒苗的情况,看着也确实心疼,但是汤守清比较乐观,“幸好只是一亩,第一年嘛,我也不图挣多少钱,只要留够种子就行。”汤守清看到魔芋的商机,第二年又种了10亩林下,到2018年,已经有60亩林下魔芋了。

有的村民发现槐树下的魔芋长得更好,于是主动将一些荒坡种上槐树,槐树下再种上魔芋,既利用了空地,又收到了经济效益。除此之外,山更绿了,水土保持得更好了,连泥石流、滑坡的发生次数都明显减少了。

脱贫攻坚开始后,按照村上规划,每年新增1000亩林地以上,还要建示范园区。2016年,在原本立新片区的地方建立了800亩的园区,40多万元的补助修了一条通上山坡的产业路。

修产业路时,村民也来帮忙。“人心齐,泰山移”,修砌路边的排水沟,养护混凝土路面,吆喝施工队喝水吃饭,周围村民纷纷出力,比修自家院坝都开心。

接下来,1200亩的三房沟园区、300亩的学堂湾园区、1000亩的枣树坪园区、300亩的红岩园区逐步建成,配套的产业路也紧随其后。蒋家关村成为岚皋县魔芋种植规模第一村。

2015年之前,47岁的陶德全只有20多亩魔芋,因为疾病,被认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,上有父母,下有女儿,光靠这点魔芋,日子过得越发紧巴。

“我那个时候觉得山高,冬天肯定会冻坏,再加上还没产业路,光靠人背,肯定不行,所以没多种,一直到伍支书来给我做工作,前前后后有三四次,才打消我的顾虑,于是我在三房沟园区承包了30多亩。”陶德全说他如今靠着这些魔芋一年能收入七到十万元,2018年顺利脱贫。

如今村里种魔芋的都加入了合作社,村民们不愁魔芋销路。

挖掘后劲

村里的魔芋产业越来越大,2017年借助政府120万元的“三变”资金,村里决定建个魔芋粉加工厂,延长产业链。但是关于要不要建加工厂,有不同意见。

镇上觉得县上已有一两家加工厂,入股的话,第一年就可以分红,这样稳妥且省事。但是村“两委”认为既然魔芋第一村已经有雏形了,不如趁热打铁,建一个标准化加工厂。

资金到位了,但是厂子建哪呢?村“两委”将目光投在村口洪灾冲击的堰塞湖,填平后作为工厂基地,投入67万元,建了两条生产线,生产魔芋精粉和魔芋片。

有了加工厂,合作社加大魔芋收购力度。以前村民将挖出的魔芋背到合作社去,现在,合作社负责人开着车子,端着秤杆子,拿着票子,直接到地头收购,收购价格都是高于市场价的。合作社每年还会给社员分红。

“每次到丰收的时候那场面可气派了,魔芋堆得和小山似的,大家都喜气洋洋的。”驻村工作队队长左名海说。

工厂加工出的每吨魔芋精粉能卖8—10万元。“这几年魔芋行情好,除了卖给本县的几家食品厂,还有广东、湖北等地的食品厂慕名前来,收购魔芋粉和魔芋片。工厂不仅收购本村魔芋,还面向全县,周围村镇种魔芋的,都拉来加工。”左名海说。

在种魔芋的闲暇时间里,汤守清还去合作社的加工厂打工,一个月挣4000多元钱,像他这样在工厂打工的还有30多个村民。

△ “魔芋王”汤守清.webp_副本

△ “魔芋王”汤守清

2018年县上开展“魔芋节”,其中一个环节就是比谁家挖的魔芋大,汤守清凭着23斤的巨型魔芋,荣获“魔芋王”称号,还获得3000元奖金。

更幸运的是,汤守清在这次活动中遇到了终生相伴的结婚对象,顺利“脱单”。

汤守清还参加了县上举办的“职业农民培训班”,2021年拿到了高级职业农民证明。“现在来我们村学种魔芋技术的人很多,有个证表示咱更专业嘛。”汤守清说。

村民们除了种魔芋,现在开始赶上潮流,尝试直播带货。汤守清就是其中做的比较好的,在抖音、拼多多等平台上卖鲜魔芋、魔芋豆腐、猕猴桃等当地的土特产,销往广东、四川、河北等地。最多的一天出货2000多单,卖出2万多元。“趁年轻,多干点事,多攒点钱。”汤守清说他近期打算在城里买套房。

大家有事做了,矛盾少了,民风也好起来了,村民的林地基本都连在一起,如今生态好了,野猪也多了,经常毁坏魔芋。于是村民晚上几个约着一块去巡逻,或是放炮竹,或是安装能发出声响的机器,驱赶野猪。

2021年,村民听说第一书记陈楠要回原工作单位了,每次碰到他都要叫他到家里来,腊肉、好酒、好菜都摆起来,暖暖的情谊尽在不言中。

责任编辑:窦娣